宝马娱乐:《血战钢锯岭》:来,让我们喝一壶浓稠的老汤,谈谈信仰。

宝马娱乐:《血战钢锯岭》:来,让我们喝一壶浓稠的老汤,谈谈信仰。。        记住,在走进电影院看《血战钢锯铃》——靠,我还是把这个蹩脚的译名还回原名《钢锯岭》吧,直接叫《钢锯岭》更好,没有指向性,反而让人浮想联翩。不知什么毛病,我们的翻译总爱煽情,人家好好的片名,非要在“钢锯岭”之前画蛇添足地加上“血战”二字。看起来好像区别不大,而实际上完全误导了观众。相对于煽情的“血战”,我觉得客观冷静的《钢锯岭》更有力量,因为这片子的重点实在不是战争。对于这一点,谁看谁知道。
        好,言归正传,进电影院之前,请先默念:
        不可杀人。
        这四个字,正是本片男主角戴斯蒙德•道斯的性格基调,是他一直执着坚守的信仰,是他所有行动的出发点。也正是这四个字成就了这部电影,成就了道斯这个人物性格。
        不可杀人,如果放在在平常生活中,相信没人会觉得出奇吧?可是,如果把道斯的身份定位成军人,而且把他放在二战中美日最惨烈的战场钢锯岭,那就有些让人不可理喻,甚至说不寒而栗了。因为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你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你不杀人,不但保全不了你自己,也保全不了你的战友。在战场上开个枪不稀奇,不开枪的人才稀奇呢。对吧,而在这个号称美日双方死伤超过16万军人的惨烈战场,一个坚守“不可杀人”信仰,坚持不碰枪、不开枪的战士,与主动送死无异。
        但是,这个战士——道斯竟然就是这样,他就只是背着医药包走上了空前惨烈的战场,他不但没开过一枪,还赤手空拳救下了75名战友的生命(当然,紧要关头道斯用手中的钢盔和脚将日军扔来的手雷踢回日军阵营时,你不要感到意外)。这听起来简直是离奇透顶,然而当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编剧大人闭门造车空想出来的,而是真实发生的故事时,请列位扶好自己精贵的下巴。
        是的,这个人就是二战时美军的一名普通医护兵,他的名字就叫戴斯蒙德•道斯。没错,就是《钢锯岭》主角的名字。显然,这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真实发生的就是,瘦如“玉米杆”的戴斯蒙德•道斯因为在战场上未开一枪,却勇救75条人命(甚至还捎带手救了几名日本兵)的壮举,在战后获得了美国国会荣誉勋章,他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战场上未放一枪未杀一敌而获得该项荣誉的军人。
        离奇吗?却是真的。
        在电影中,有时候真实人物、真实故事所产生的力量,比虚构的好过百倍,而且总能赚取观众大把的眼泪。惟其真实,才撼人心魄。不得不说,十年未执导筒的梅尔•吉布森再次出手,依然宝刀不老、牛逼闪闪。而这一次,梅叔更是把“真实”做到了极致,而这一切反映在“钢锯岭”战役的场面拍摄上。血腥、暴力在梅叔的电影里向来就不算个事儿,相信大多数影迷在《勇敢的心》、《耶酥受难记》以及《启示录》里早有领教。梅叔导演的五部片子,有四部被定为R级(限制级,17岁以下观众要求由父母或成人陪同观看)。而这一次,他为了如假包换地反映当时真实的战场状况,把拍摄队伍拉到澳洲,斥重金直接将一个农场炸得满目疮痍,就为了还原战场的惨烈状况,而且片中所有枪林弹雨、火烧连城的戏份都是——
        实拍!
        所以,你可以想想,观影时的感受是什么。在此,敬请儿童和女性观众谨慎观看。我想,如果这部片是3D,那又会是怎样的效果?当然,梅叔没用3D。因为在《钢锯岭》中,战争只不过是故事的大背景,梅叔要讲的并非战争本身,人家也不想跟你探讨战争中敌我双方斗智斗勇的较量,更不想纠结战场上的人性是非,人家就是想给你塑造一个真实的、有着坚定信仰并产生巨大能量的小人物。
        戴斯蒙德•道斯。
        从头至尾,梅叔一直没有偏离过自己预设的总路线,一直在耐心、专注地打造自己的人物。从孩提时代的打架,到青年时期的求爱,再到拒服兵役却走上战场,道斯这个人物活生生地立在了观众的眼前。
        不得不说,这部电影人设好,而且冲突够、节奏紧。2小时19分钟的片长,除了前面几十分钟略显平常,一进入战场后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暴烈的战斗场面,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火光滔天的刺激画面,会让人看得手心冒汗、心抖肝颤。但是,愚以为暴烈的战争场面并非本片的主要诉求点,人家讲的是——
        信仰的力量。
        所有的感动都在于,信仰的力量!因为道斯可怕的坚持,他被战友们唾弃,甚至蹂躏,但最终,他在战场上用不可理喻的行动,征服了所有人,成为战友们眼中的英雄和保护神。然后我们看到,在安息日重返战场的时候,战友们提出没有道斯他们不上战场,而且恭恭敬敬地等他祈祷完毕,才集体返回钢锯岭。
        记好了,暴烈、暴燃的战争场面只是本片的一个大背景,不是重点哦。
        电影第一幕,很平和,必须的性格铺垫加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小玩笑,再来一点浪漫的小爱情;第二幕,道斯一脚踏入军营,他所面临的质疑、打压以及抗争与坚持,让人揪心;第三幕,道斯勇敢地站出来,独自对被抛弃在战场上的百余名伤残战友展开营救。在如此暴烈的大背景下,导演却不刻意煽情,处理得非常冷静。当然,最后道斯被吊在担架上的一幕,让我们想起了《勇敢的心》中华莱士倒在断头台上高喊“自由”的一幕,让我们想起《耶酥受难记》中耶酥被钉上十字架上的一幕。无疑,这是对道斯的礼赞。
        片中对于爱情和亲情,梅叔并不过多纠缠,点到为止,甚至可以说有头无尾。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专注地完成了自己的人物性格塑造,完成主题的阐释,但又绝不机械刻板,该有的冲突、磨难,甚至浪漫,都有。
        纵观梅叔执导的五部片子,其电影中的人物性格总是先有一个预设,而后顺着预设好的方向去行动,一路不改初衷,直到完成飞跃。所以,在梅叔的电影世界里,没有浪子回头那种人物性格的陡转,只专注人物关系的发展。除第一部《无脸的男人》外,可以看出其对英雄、史诗题材的崇尚,而其对宏大场面的把控日益成熟,并总是直面血腥暴力,绝不回避。无怪乎《耶酥受难记》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史上最令人作呕的25部影片之首,但这并不影响该片的走红程度。严格来讲,梅叔执导的几部片子都算不上大制作,《钢锯岭》也不过才投入四五千万美元,但达到的效果却丝毫不亚于任何一部商业大片。各类评分机构都给出了较高的评分,而且早早被影评人推选为下届奥斯卡的种子选手。
        信仰,似乎一直是梅叔在电影中孜孜以求的主题,而他本人也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耶酥受难记》里的耶酥,《勇敢的心》里的华莱士,还有《钢锯岭》里的道斯,几部电影里的人物无一不是有着坚定信仰的人,而且为了自己的信仰甘愿献身。想想我们身处的现实生活,想想我们拍摄的抗日神剧,想想我们一直诟病的食品安全。哎,让我们喝一壶浓稠的老汤,谈一谈信仰的力量。
        最后,让我们用十几秒钟时间默默回顾一下梅叔以往片子中出现的经典语录——
        《耶酥受难记》:他被打伤,是因了我们的罪恶,因他受了创伤,我们便得了痊愈。《依撒意亚》第五十三章——西元前700年。
        《启示录》:一个伟大文明的衰亡只能始于自身内部。——威尔•杜兰《世界文明史》。“我是虎爪,这是我的森林,我不害怕”、“我们该到森林里去,寻找一个新的开始”
        《勇敢的心》:每个人都会死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活过……
        2006年3月23日,戴斯蒙德•道斯因病在家中逝世,享年87岁。

作者:铁任,自媒体人,如需转载请一定注明出处,个人微信:renleyuan1841

战场上的道斯,如同奔跑的阿甘,一次次返回战场背回受伤的战友,嘴里一遍遍的重复着“让我再多救一个”。之前被战友视为懦弱的那个二等兵,最后却成为一个“救世主”。他不仅救回受伤的战友,还包括受伤的敌人。

如果说李安《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因为对美国英雄主义有所冒犯而导致评价不高,那么《血战钢锯岭》则会以一次纯粹的、热血的、如假包换的美式爱国主义,来让美国观众精神为之一爽。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血战钢锯岭》绝对不是简单粗暴的战争电影,拍一部《敢死队》式的电影,也不是梅尔·吉布森的本意。对于信仰的坚持与表达,才是《血战钢锯岭》的核心。
 
看过《耶稣受难记》的观众,也许还会记得梅尔·吉布森在那部电影中为观众带来的颤栗,当年那部充满神性的作品,对人们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梅尔·吉布森把拍《耶稣受难记》时的理念带进了《血战钢锯岭》当中,只是在表达信仰主题时,梅尔·吉布森不再那么激烈,他用一个柔和的、近乎阿甘式的形象——
安德鲁·加菲尔德饰演的小镇青年戴斯蒙德·道斯,肩负起传递上帝的力量的责任,并成功地让观众相信了他所叙述故事的真实性与可信性。
 
《血战钢锯岭》根据真实故事改编,之所以具备改编价值,是因为人物原型拥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他想冲上战场为国效力,但却因为信仰上帝不愿意拿起枪作战。当镜头转向血腥的占领钢锯岭的现场,当一位位刚建立起感情的战友纷纷倒于血泊中,当每个人在日军压迫式的扫射下疯狂地寻找武器时,戴斯蒙德依然不肯拿起武器复仇,他的军医身份,要求他把救人当作第一使命。杀人与救人,构成了这个故事的矛盾与冲突,也带来了一个关于战争的永恒疑问:杀人是拯救世界的最后办法吗。人类无法解释这亘古以来的困惑,于是,除了要在现实层面寻找的合理、有力的借口外,还要从信仰那里找到支持。
 
戴斯蒙德在这个故事里,成为了上帝的代言人。当他在战场上营救出75名战友后,人们宛若看到奇迹发生、基督降临,一个普通的士兵身上,有了神性的光辉。这极大地激励了第二次冲锋,美国士兵们列队等待戴斯蒙德的到来,因为他们觉得,当戴斯蒙德站在他们身边,就等于上帝站在了他们这一边,胜利的几率,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战争的正义性,都变得清晰可见。
 
在美国向日本广岛投下原子弹之前的太平洋战场上,美军与日军的交手并没有形成碾压之势,相反,日军残忍且凶猛的作战方式,让即便拥有炮火优势的美军也感到头疼。美国军人需要解决各种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为谁而战、战争的意义、杀戮与和平的关系等等,《血战钢锯岭》为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提供了答案——战争的意义不仅在于保护家人与家园,也在于重新发现人性,实现人性救赎,而这部电影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戴斯蒙德,一个貌似逃避战争的人,很好地化解了战争造成的心理困境,他告诉观众,解决战争的终极办法不是恨,而是爱——所以当观众为他神经病似的在救战友的同时也救了几个日本兵而哄笑的时候,那恰是他最可爱的地方。
 
在当下,《血战钢锯岭》也颇具一些改善美国形象的公关作用。在不少人看来,美国人好战,动辄就使用武力,但这部电影对外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美国军人拿起枪,那是被逼迫的结果,其实更多美国民众是像戴斯蒙德那样,期望不费一枪一弹就能取得胜利的。不拿枪取得的胜利才是真胜利,至于拿枪,只不过是获取胜利的必要辅助手段,正如一个难解的哲学命题那样:战争是为了带来和平,和平的代价是付出必要杀戮。
 
《血战钢锯岭》是相对少见的两段式结构,前半段重点渲染戴斯蒙德的小镇生活与爱情,以及他独特的信仰与周边人群产生的冲突,后半段则大刀阔斧地表现战争的血腥,梅尔·吉布森拒绝特效,炸掉了一个农场实地再现了钢锯岭的地貌,真实拍摄强化了影片的真实感与冲击力。但影片的血腥镜头,确实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是为了服务主题,战争越残酷,戴斯蒙德经受的信仰考验就越残酷,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电影的后半段故事,难免让人联想到中国影视剧常出现的“手撕鬼子”的情节,中国观众已经对类似的情节比较敏感,每当发现夸张的情节或镜头,总不禁质疑创作者的目的与动机。就电影改编来看,德斯蒙德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在战场上始终没有拿起枪、没有杀过一个敌人也是真实的,救起众多战友也是事实,影片不会对故事的主要看点动手脚,但在情境渲染方面,肯定会有夸大,当然,用通常的说话是叫“艺术加工”。
 
略为让人觉得欠缺地是,梅尔·吉布森在处理上半段故事时耐心、细腻,到后半段时有些着急,过于强调戴斯蒙德的“求求上帝,让我再救一个”,在表现救人情节时单一化了,同时,戴斯蒙德与日军在钢锯岭上的周旋,也缺乏一点逻辑,显得日军有点儿愚蠢。如果能把这些遗憾处理好的话,《血战钢锯岭》会在美国评论家选择奖以及奥斯卡上有更大一点的夺奖可能,毕竟,美国人喜欢这一口儿,在故事与价值观能征服他们的前提下,也许他们会对影片的BUG视而不见。

文:张明源

《血战钢锯岭》亦是没有让我们失望,一如导演之前的作品,篇幅很长,却始终精彩,风格传统,却思想超前,无论丰满的人物塑造,还是端正的战争场面,都达到极高的水准,不仅是年度最具观赏性的商业片,相信凭着战争加传记两大利器,亦会成为今年奥斯卡上的头号热门。

作为导演,梅尔·吉布森特别喜欢在电影中探讨关于宗教信仰的问题,并且经常在电影中展现出某种带有宗教神秘色彩的“神迹”。《耶稣受难记》(2004)本身就是讲述耶稣在殉难前12小时发生的故事,整部片子都是在探讨宗教信仰,特别是当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时,风云突变,地动山摇,“神迹”出现;《启示录》(2006)中那个被瘟疫感染的小女孩犹如“神迹”一般出现,对着玛雅武士说出了预言诅咒,最终诅咒实现。

宝马娱乐,        《圣经•出埃及记》第二十章第十三节第六诫——
        不可杀人。

对于《血战钢锯岭》的第一印象来自梅尔吉布森,他导演的电影都太强大了,《勇敢的心》《耶酥受难记》《启示》,恢弘的场面上奔放着自由与信仰,杀戮与慈悲,让人能感受到由内至外的精神洗礼,所以,吉布森的新片成为2016年最重要的电影,超越了了李安和伊斯特伍德。

对于道斯有如此坚定的信仰,影片前半段对道斯的成长过程做了大量铺垫。道斯在小时候有两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一次是和哥哥的嬉戏打闹差点要了哥哥的命。另一次是道斯的父亲始终无法从一战的阴影中走出来,终日酗酒殴打母亲,道斯有一次拿枪差点要了父亲的命。这两次“死亡”经历让道斯对于生命有了重新认识,从此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不再“杀人”,即使是在战场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香荣永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

战争片拍到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用情感打动人,有普世价值观。梅尔·吉布森特别懂得如何准确的戳中观众内心最柔弱的情感,虽然煽情,但这种煽情却是建立在真实基础之上的。不管是电影中对于战争场面的处理方式,还是人物情感的表达方式,都极为真实自然。影片最后,播放了一段历史影像,电影中道斯和战友在现实中的原型回忆了当年的那段经历。原来,梅尔·吉布森的“神迹”再现是真实存在的。

《血战钢锯岭》海报

这也是美国价值观对战争的态度,二战的军人是英雄,他们维护了世界和平,而当下在中东出生出死的美国大兵,未来的身份地位并不确定。

《耶稣受难记》中,耶稣被学生犹大出卖之后,忍受着鞭刑,拖着沉重的十字架,最终被钉死在上,临死之前他还为人们的罪行祈祷。《血战钢锯岭》中的道斯如同耶稣一样,也经历了一场“受难记”。在军营里,道斯铭记上帝“不要杀戮”的信仰挑衅着“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生存法则,被战友视为懦夫,每天遭受战友的排挤、辱骂、殴打,甚至被送往军事法庭审判其罪行。然而,道斯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并且原谅了之前侮辱他的战友们。

宝马娱乐 1

精彩之处当然不仅于此,作为奥斯卡的种子选子,《血战钢锯岭》把道斯的一生,那让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神)着(经)信条和战场传奇,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又不失内涵和思想的表达出来,他的爱情,他的亲情,他的成长,他的价值观的形成,包括那不可思异的救人的一天,演绎得无可挑剔。

战争片拍到现在,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角度,很难再拍出新意。《辛德勒名单》(1993)以一个德国“奸商”不惜冒生命危险营救犹太人为角度,表达对于战争的反思;《美丽人生》(1997)用喜剧的方式来映射战争悲剧;《拯救大兵瑞恩》(1998)从人道主义角度探讨了“一个和八个”的问题。这几部片子都以其独辟蹊径的角度切入反战主题,从而载入战争片经典史册。

《血战钢锯岭》和《林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有相近的探讨,同为以“杀人”为职责的军人,比利林恩完成了自己的责任,杀了敌人,成为美国的英雄,却是纸糊的标签,沦为棒球比赛中场上穿迷彩服的人遇,而道斯干的是救人的事,他救了战友,甚至还救了几个日本兵,于是,从没杀过人的他也成为了英雄,至今为世人所铭记。

在《血战钢锯岭》中,虽然没有出现类似的“神迹”,但是,一个拒绝带枪上战场的二等兵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75人的性命,这本身就是“神迹”。

影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二战期间,一个战场上的奇迹,美国攻打冲绳钢锯岭,战况惨烈,全军溃退后,医务兵戴斯蒙德道斯留在了战场上,在日军的眼皮子底子,扫荡和狙击的违追堵劫下,迈开凌波微步的步伐,一天时间救下来几十名战友,都不能用开外挂形容了,简直是人类战争史上的最大奇迹。

影片后半段主要聚焦于冲绳战役,表现战争的写实残酷,战争写实程度直逼《拯救大兵瑞恩》中的诺曼底登陆段落,爆头、下肢被炸飞等血腥场面惨绝人寰。道斯和战友去钢锯岭的路上,一车车的尸体从钢锯岭运回来,道斯和战友看着躺在车上的尸体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命运。这种战场上的残酷与前半段道斯不拿枪的“懦弱”形成鲜明对比,更能体现出最后“神迹”的再现。

顶级的视听场面,庄重的反战题材,一个足够特殊和传奇,也层次分明的人物,梅尔吉布森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一切,并努力做到了力所能及的最好,剩下的,就交给观众和奥斯卡去评判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杀手里昂Le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宝马娱乐 2

文/杀手里昂

道斯干的事,在道理上来讲是个悖论,把设计条件简单化一点,在战场上,一个日本兵把枪对准战友,道斯如果视而不见,等着日本人开枪再去救治,他无疑就是日本兵的帮凶,而如果他拿起枪把日本兵杀了,他就违背了自己的信仰。

《血战钢锯岭》同样也有资格进入这个史册。从这部片子开始,以后再提梅尔·吉布森,大家都改口吧,不要再说《勇敢的心》了,他是拍过《血战钢锯岭》的导演。这一次,梅尔·吉布森选取了一个很新颖的角度去探讨战争,让一个不拿枪的士兵去战场。士兵不带枪怎么去打仗?梅尔·吉布森告诉你,用信仰!

很多反战电影都是这样,在枪炮肆虐血肉模糊的战场上,去控诉战争的残酷,《血战钢锯岭》也是这样,但影片中的道斯却和曾经不一样,他本身就是一个有信仰的反战主义者,作为一名军人,他从来没有摸过枪,他在战场上只救人,不杀人,这样的设定已然发起了对战争的讨论。

这一场面影片中也真的出现了,道斯的选择是把日本兵扑倒,由战友干掉了日本兵,有人可能以为这样是个BUG,其实这也是导演和人物放大小节成大器的体现,只要是为了救人,何必拘泥于教条,这个时候,他的信仰已经从牛角尖上拐出了弯,放下了非杀即救的误匹,只要目的是救人,杀人又何妨。就像道斯在片中一共两次拿枪,一次是少年时代用枪指着发酒疯的父亲,一次是用步枪当工具拖走了战友,一次是救母亲,一次是救战友。这也是影片的成功之处,却并没有把神化道斯的信仰,不是让硬扭着让大家去认同,而是将信仰和传奇进行平常化的演绎,解读信仰中贴近真实和自然的部分。

影片把这个奇迹搬上大银幕,上演了一幕史诗般的战争传奇,枪林弹雨的人间地狱今天就不多赘言了,那种阵地站上的拉锯,绞肉机一样的场景,形成强大的视听震撼力,这些需要大家去影院里亲身感受,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这部电影,对于反战的表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铁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